巴婕特個人篇,沒有多餘的心得陳述,全是FHA的碎片。
推薦搭配寫作BGM:hollow一同觀賞。

 

 

空虛的搖籃

 

那雙手盛著空洞,右手是光神的恩寵,左手是此世之惡的代罪羔羊。

 

啊啊、活著是如此痛苦,連呼吸都顯得苛刻。

 

反正總有一天要失去,所以對生而為人的歡與樂只須背道而行。

 

因為選擇逃避是最輕鬆的一條路啊。

即便想要克服那般弱小。

 

所以放棄了抱持著這樣可悲的態度生存。

悲慘得叫人難以忍受。

 

死生數度的無間地獄,污濁而難渡的亡者怨嗟,沉淵的輪迴裡還追尋著什麼嗎?

 

不想死。

 

向錯誤的對象冀求從不存在的愛。

 

不想死。

 

逐漸失去溫度的軀體,隨著即將流盡的鮮血一點一滴消散的生命力。

 

...還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

 

終究要獨自一人,毫無作為、毫無價值地死去。

 

我還不想死啊!

 

於是惡魔依循妳的妄執,回應了召喚。

理應迎來終結的殘骸徘徊在以現實為舞台的夢境。

每一次血肉的復蘇、斷骨的接續、神經的連結、內臟的重新運作,都化作令人發狂的劇痛撕扯全身。

而後,意識又將從那棟幽靈洋館的沙發緩緩甦醒。

 

「來吧,聖杯戰爭還未結束。」

擁有人類輪廓的模糊黑影竊竊笑了起來。

 

如同妳不願放棄的苟延殘喘,閉鎖的庭園內重複平穩的日常。

 

「成為我的御主,就實現妳的願望。」

 

女魔術師尚未復生之前,拼湊九格拼圖的手指依舊喀噠、喀噠地撥移著未成形的白花圖樣。

望著御主安穩熟睡的側臉,渾身纏繞著漆黑圖騰的少年嘴角掠過一抹微笑。

 

「繼續未完的聖杯戰爭吧。」

 

那是妳的願望。

 

循環的四日悠久,空缺等待著碎片填補。

 

天之逆月的主人,尚沉睡於空虛的搖籃。

 

 

*後記:
突發短篇,聽著歌就不知不覺開始有種必須記下的衝動,剛好作為FHA通關後的紀念吧。(事實上已通關了好幾個月,只是懶得寫心得...
本來是因為想多了解槍巴而玩的,但說實在小安的戲份反而比lancer還多...唉沒辦法,誰叫夜聖杯中巴姐的從者是小安呢。隨著遊玩進度對小安的好感也是持續增加啦wwww

回歸正題,我想如果FHA玩得熟,應該不難發現文中暗示了許多hollow裡劇情。
怕有些太過隱晦,這邊就簡單詮釋一下幾個段落好了。
 

「光神的恩寵」:這邊指的是巴姐所擁有的寶具戰神劍,傳說是光神Lugh的武器。
此世之惡的代罪羔羊可能對FHA有了解的都應該知道,小安生前其實只是個普通少年,但卻因村落的信仰被當成惡的化身。(因此作為從者的戰鬥能力實在低落啊
活著是如此痛苦,連呼吸都顯得苛刻這裡是改寫自個人很喜歡的一段遊戲劇情《フォレスト》,出自言峰綺禮與巴婕特在森林裡的談話,更與接下來的段落,巴姐的處世態度悲觀有所連結。
向錯誤的對象冀求從不存在的愛出自卡蓮對巴姐的一句話,「醒醒吧、巴婕特。你所期望的東西從一開始就不存在,就如言峰綺禮對你從來就沒有一絲愛情。
空缺等待著碎片填補」:這邊想表達的意象有兩個,一個是遊戲中可見像教堂花窗一般的破碎圖樣,隨著遊戲進行體驗過的日常增加,也會逐漸被補完。另一個則是小安手中常把玩的的九格拼圖,結局時就像小安決定結束循環的四日一般,空缺的那塊也將被親手補上。

 

大概就以上這幾個地方比較難懂,嗯、應該?當然也很歡迎讀者各自理解,各自想像。
這篇是以我個人喜愛的風格寫成,也知道這樣的意識流有矛盾或難以理解的部分。然而,卻是我認為最適合呈現對FHA感想寫作方式。
感謝您的閱讀,如有任何想討論的也歡迎提出。(揮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日々是好日

亞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