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這是篇揉合了型月的FHA與FGO,以及凱爾特神話中的庫夫林傳說。

內容主要集中在庫夫林在影之國的修練時期,雖說定義是lancer個人篇,但其實也集結了我在看完Fate系列與神話後,對庫夫林與師匠兩人的詮釋。
再來,由於傳說中有些角色,型月世界中尚未登場,因此包含些許自設定,可接受者歡迎下拉收看。


因人物與地名眾多,為了方便您更了解劇情,在此先做個簡單介紹。(當然,對庫夫林的傳說已爛熟在心的看官可直接略過沒問題!

時代背景而言,庫夫林的傳說約發生在西元1~2世紀,當時的愛爾蘭共分為五大國(倫斯特、芒斯特、康諾特、阿爾斯特、米斯),底下亦有諸多類似諸侯國的配置。

人物簡介:
庫夫林(Cú Chulainn):其名意指庫蘭的猛犬,阿爾斯特公主黛克泰爾與光神盧烏之子,乳名瑟坦達(Sétanta)。
蘇爾泰姆‧馬克‧羅伊(Súaltam mac Róich):黛克泰爾的丈夫,庫夫林名義上的父親,同時也是庫夫林的養父弗格斯的兄弟。
埃默(Emer):拉斯克國王佛高(Forgall Monach)的小女兒,庫夫林的妻子。
斯卡哈(Scáthach):影之國(一說位於現今的蘇格蘭,斯凱島)的女王,武藝高強的女戰士,冥界的看守者。
費迪亞德(Ferdiad):康諾特的戰士,庫夫林在影之國修練期間結識的摯友與義兄。
凱伯德(Cathbad):阿爾斯特的首席德魯伊,亦是黛克泰爾公主的父親。(換言之就是庫夫林的外公啦XD
康納爾‧麥克‧內薩(Conchobar mac Nessa):阿爾斯特國王,黛克泰爾的兄長,凱爾特傳說中著名的Ulster Cycle便是以他在位的時期為中心產生的故事。
梅芙(Medb):康諾特女王,為了與丈夫比較財富而發起奪牛戰爭的始作俑者,清純而毒辣,永遠的貴婦人。因庫夫林的阻撓而在戰爭中吃盡苦頭,因而對其相當執著。
 

那麼,就歡迎進入正文囉。

 

 

瞬星

 

『遙遠的邊境之國,冥界與人間的交界。』

 

『踏上危險重重的路途,在那盡頭你可以習得一切武藝與智慧。』

彷彿是要護住身後尚不知世間險惡的王女,國王自王座起身,走向行單膝跪禮,低著頭的年輕勇士。

「因此,庫夫林,蘇姆泰爾之子啊。」

「假若你能通過影之國的試煉,平安歸來...」

赤枝的勇士聞言,抬起了頭,面對國王刻意的刁難僅是無畏無懼地一笑。

「那麼,埃默就是我的新娘了吧?」

「唔...」
捻著鬍鬚,國王佛高皺起了眉頭,跟前這莽撞的小伙子口氣倒是不小。
「前提是你真能拜斯卡哈為師,成為一位傑出的戰士。屆時,再考慮將埃默嫁與你也不遲。」

「父王。」
銀鈴般悅耳的聲音自身後響起,愛女心切的國王詫異地回過頭。
「埃默,我應該囑咐過妳別出來。」

「但,請容我一言,父王。」
聰慧如象徵智慧的女神達努,埃默已明白父親的用意。

影之國是多麼危險的地方,他要求庫夫林前去修行,自然非出於善心,然而為人兒女又能如何?
況且她知道,自己未來的夫婿定是不會拒絕的。

在父親高大的背影下,公主僅是抿起了唇,而後高聲問道:「您身前的是光神盧烏之子,立下的誓約絕不毀棄,相信父王也必定會信守承諾,對嗎?」

彷彿是要讓在場的眾人都聽見王的回答似的,埃默一言引來了沉默。

佛高似乎瞥見台階下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嘴角勾起一抹竊笑,不由得氣得發顫,卻無奈這是一場正式的求婚,再怎麼也不能讓人看到拉斯克的國王如此無氣度。
「哼、那是自然。」
一拂袖,回身揚起的披風遮蔽了公主與求婚者之間最後的相望,佛高隱約聽見了埃默的嘆息。

然而他實在不能忍受小女兒繼續耗費心思在這個怪物身上一分一秒。

 

什麼庫蘭的猛犬?
真是不祥的名字。

拉斯克最美麗的姑娘豈能嫁給那樣狂暴的獵犬?何況他早打定主意要將公主許配給芒斯特的君主。

捻了捻鬚髭,國王只當今天的求婚是場鬧劇。
無論他是否完成任務,答案都是一樣的。

光神之子,也不過是一介武夫。

───────────────────────────────────────────────────────────────────────


「啊啊...」

高坐於王位之上,魔境的女王單手拄著下頷,略顯無奈地偏過頭,雙唇輕啟溢出嘆息。

「…帶進來吧。」

既然通過邊界,成功入了城,證明來者確實有些實力。

儘管她並不特別期待什麼。
畢竟通往影之國的路途雖然險峻,但為求得高深的武藝,勇士們依舊會前仆後繼地到來。

因此,即使作為一個斬殺了人類、斬殺了亡靈、甚至斬殺了神明,早已踏入非人之境,被放逐到這塊遲早淪為冥界的土地為王的女人,斯卡哈的確未曾期待過什麼。

直到她望見少年的身影之前。

───────────────────────────────────────────────────────────────────────


『關境的守衛和猛獸被輕易擊敗了!』
哨兵慌張地進廳呈報時,斯卡哈倒不特別訝異。

即便已有了像費迪亞德這樣令人欣慰的徒弟,影之國的女王仍歡迎有為的戰士來訪。

而要想獲得她的欽見,至少該有這點基本才是。
 

...不過似乎稍嫌喧鬧了些。

 

遠遠便聽見外廊傳來武器錚錚的嘈雜聲響,女王也不免蹙起眉頭。

隨著碰的一聲鈍響和撞開了厚重大門之後即倒地不起的守衛以外,映入眼簾的便是一臉蠻不在乎的少年。

「妳就是斯卡哈?」
闖入謁見廳的他拍去了雙手沾上的塵土,大剌剌地站在了紅毯中央。
自敞開的大門尚可看見被其徒手擊敗的衛兵們倒成一片。

然而王座上的她並未選擇回答,更無一絲慍怒,薄唇僅是勾起一抹微笑。

───────────────────────────────────────────────────────────────────────


「那麼僅此一次,就破例為你們卜一卦吧。」
年邁的德魯伊面對一群還是見習騎士,便吵鬧著要占卜武運的孩子們,無奈地撫著長鬚緩緩說道。

「在今日獲得國王餽贈武器之人,將成為名留千古的英雄。」

「享盡一切名聲與讚頌,威名遠播五國。」

 

「那雙手,掌握著無盡的榮耀。
 

頓了頓,凱伯德閉上了那雙如天空般澄澈,卻幾乎失去視力的藍眼睛。
 

「但榛樹的幼苗呀、務必謹記於心。
 

他所看見的未來不可改變。

 

年輕的見習生們還鼓譟著要在今日舉行獲得戰士資格的儀式,阿爾斯特的首席祭司卻僅是將目光望向空無一人之處。

 

瑟坦達已不在那群興高采烈的男孩們之中。

 

再次抬頭望向那奔向王城的背影,老德魯伊只有深深嘆息。


...你是終將成為阿爾斯特之盾的英雄。

───────────────────────────────────────────────────────────────────────

 

遵循埃默父親的要求,他橫渡了大海,克服各式各樣的難關,終於以最短的途徑到達了女王的城堡。在撂倒了守門的衛兵後,庫夫林此時正站在謁見廳中,視線的盡頭是樸實無華的灰色王座。

花崗岩的王座上,端坐的是一個身材姣好、相貌年輕的女人。
她的五官精緻,肌膚白皙,一雙鮮紅的眸子,更艷如晶透的石榴石。然而那張不苟言笑的美麗臉龐,卻是難以言喻的威嚴。

「妳就是斯卡哈?」
他知道眼前必然是自己千里迢迢所尋覓的魔境之主,卻不忍這麼問。

像這樣年輕的女人?

「無禮之徒,注意你的態度!豈能直呼女王的名諱!」
王座旁的禁衛已將右手置於腰間,隨時準備拔劍,女王卻只是擺了擺手,示意他退下。
「可是...!」
「好了,費迪亞德。」
斯卡哈臉上雖無慍色,依舊是那副冰山一般的口吻,但早摸清師父脾氣的他卻也不敢多作停留。
略為不滿地瞪了眼階前的不速之客,費迪亞德便默默欠身,退出了正廳。

 

女王頷首,這才仔細端詳起眼前這名不知來歷的少年。

一頭蒼藍的長髮束成馬尾,看來不過十來歲的年紀,那雙赤色的瞳中卻不見一絲畏懼,甚者,還有幾分傲氣。
 

「請讓我在影之國修行。」

少年不卑不亢地如此說道。

說是請求,卻絲毫沒有放低姿態的意思。


魔境的女王聞言,只是豪快地笑了起來,隨即爽快答應了他的要求。
「行!」
她提起如同權杖一般,立於王座旁的長槍,走下了御前的台階。

「不過年輕人啊、還未報上姓名便想要我收你為徒…」
一語未盡,纖細的身影只消一個閃現便繞至少年背後,還來不及驚訝,血紅的長槍已抵上他的喉頭。

 

「想必是對自己的無禮,已有相當的覺悟了吧?」

女戰士抿起嘴角,露出優雅的笑容道出了他的名字。

「庫夫林?」

「诶...?」
除了腦中閃過一絲不祥的預感,年輕的獵犬還來不及對現狀做出任何反應,伴隨著痛覺以及身體瞬間騰空的錯愕,他的視野已整個顛倒了過來。

 

「那麼第一課,禮貌。」

傳說中的女戰士,同時亦是所有徒弟們夢魘一般存在的女王——斯卡哈,以美艷的容姿與溫和的語調如此說道。

「做好準備了嗎?」


「咦?不是、等一下?!啊啊!!」

 

當然,新入門生接下來的慘叫,是連駐守在廳外待命的費里亞德都不忍為其默哀的程度。
而自此事件之後兩人是怎麼成了摯友,結拜成兄弟,那又是後話了。

至少影之國的女王有多麼強悍,冥界的守門人是如何名不虛傳這點,光之子是確實以身體的疼痛,扎扎實實地記住了。

 

───────────────────────────────────────────────────────────────────────

今日僅一人成為了獨當一面的戰士,如同凱伯德的預言所述。


年僅十二、三歲的男孩單膝跪於國王康納爾的座前,等待著晉封的宣詔。

「崇高無比的光之子啊!」
王敞開了雙手,高聲宣示。

「為我阿爾斯特的未來帶來榮耀吧!」
 

他授予了少年全城最堅韌的武器,以及自己那鑲上了刀鐮的戰車。

受封戰士之儀的少年於是抬首,承允了王的恩賜。
 

那雙年幼的手掌握起了長槍。

隨侍在國王身旁的老德魯伊,則默默垂下了眼。
 

少年的命運將是何其璀璨?

不光是人類,他的功績將連鳥獸花木都世代傳頌,直到這片大陸與時代沒入海中。

但老人卻不禁悲從中來。

「庫夫林。」

帶著顫抖的嗓音,老祭司抬起佈滿皺紋的右手,置於少年謙謙低垂的頭頂,吟唱起古老的祝詞。

「願眾神的恩寵與加護,和汝身同在。」
 

語落,四周登時響起了如雷的掌聲與喝采,凱伯德望著少年閃耀著喜悅的雙眼,慈愛的笑了。

「我以你為傲,小榛樹苗。」
 

他知道今後,年少的戰士將征戰四方、名揚五國,為他們的時代寫下最輝煌的一頁。同時,也將如自己所預見的...

『那份榮耀,將如一閃而逝的星光,迅速地燃燒殆盡。』

伴隨著無人能比的功勳。
 

老人按了按眼角,模糊的視線看不清少年的欣喜與歡呼的眾人。
 

...你的光芒將比任何星辰都要迅速地,落入地平線的彼方。

 

───────────────────────────────────────────────────────────────────────


「唉...」

望出窗外,斯卡哈看著城堡底下那群剛結束今日的修練,卻依舊精力旺盛、打鬧成群的弟子,不禁好笑的抿起一彎淺弧,同時略感疲憊的捏了捏眉心。
 

庫夫林進步得相當快。

雖然費迪亞德仍是他們之中最有實力的。

然而,就資質而言...
 

隨手將長槍放在床邊,斯卡哈卸下了身上的輕甲,輕嘆了口氣。

很快的,連費迪亞德也不會是他的對手了吧。唔...不過,有競爭對手對他們倆而言也是好事。
 

如此思忖著,女王褪下了鎧甲下的襯衣,彎身自衣箱中取出替換用的輕裝。

纖細的手指攏過垂落的髮絲,露出了白皙的頸項,夕陽溫暖的光線寸寸漫進了女王昏暗的房間,順著她那酒色的長髮攀向肩頭,令赤裸的肌膚都泛上一層柔和的金黃。
 

夏日的斜陽總要拖著長長的尾巴才肯落地。
 

換上了較為輕暖的衣裳,她凝視著投射在掌中如流水般晃動的光影,感嘆地笑了起來。

 

即便這兒是終年陰雨的影之國,也還是有太陽造訪的季節啊。
 

以指梳隨意理了理方才碰亂的頭髮,斯卡哈側過頭,瞥見了倒映在銅鏡中的女子。
她放下了右手,深淵一般沉而無底的墨紫色雙眼依舊望著。

那是無論多少的歲月流逝,都始終年輕的容貌。

 

也許是以人類之軀踏入神域所該付出的代價吧。

存在本身已接近神靈的魔女,唯有自己的死亡無法掌握。
 

她獲得的報酬既是祝福,也是詛咒。
 

因此,縱然擁有超凡的武藝,支配了影之國的一切。

女王依舊寄望無盡的未來中,或許有人能為自己帶來死亡。
 

不經意地,流轉的目光停留在鮮紅的長槍之上。
 

「對了、如果是你的話,或許...」
 

擺放在牆邊的魔槍兀自反射了泛黃的餘暉,孤獨的嗓音最終只是隨著向晚的天空沒入無聲。

而長槍依舊沉默地閃耀冷冽的光芒。

 

───────────────────────────────────────────────────────────────────────


曠野之上燃燒著橙紅的天光。
低矮的草原起了風,吹拂著遍野的芒花,一望無際金黃色的浪。

他抬起了頭,那視界所能及的最遠處是故國的鄉土,撫著灰色鬃毛的愛馬,初入冬季的冷意已滲入鑲著絨的厚甲。
 

握緊了手上的長槍,眼前是千軍殺戮的戰場。

阿爾斯特的和平終究短暫,康諾特的女王已破壞了約定,揮軍襲來。
 

那麼,在二十八人的戰士之後,在與摯友的死別之後,又帶來了什麼呢?

英雄不禁笑了起來。

 

「還是這麼不死心啊?梅芙。」
 

「那是當然。」

為了滿足私欲而發起戰爭的女王緊咬著牙,扭曲的神情仍可見那標緻的五官與輪廓。

 

「直到你願意屈服,或是永遠倒下的那天為止。」

望著始終無法支配的敵人,她以甜美的聲音訴說著愛與恨意相當的執念,嬌豔的唇抿起動人的微笑。

「我會一直祈願著。」
 

「唉...受歡迎的男人還真是不好當啊。」

撓了撓頭,即便被破了Geis的半身已難驅使,阿爾斯特的獵犬仍舊一如既往地,像是徹底瞧不起她一般,驕傲卻又毫不造作的笑著說道。
 

貪欲的女王輕輕抬手,美艷的笑容已然退去。

「太可惜了,庫夫林...」
 

她指尖所向亦是遺憾。

「錯誤答案。」

 

康諾特的陣營裡於是揚起了歌喉,三位吟遊詩人彈起了弦琴,如此歌唱。
 

「英雄啊、英雄啊。」

「交出你的長槍,否則你的屈辱將被四處傳唱。」
 

第一次的要求,他執起長槍射穿了康諾特九名戰士的咽喉。

長槍落入敵營,來自卡拉丁一族的詛咒亦令他失去了自己忠誠的戰車手。
 

只因「王者之槍應歸於王者」。

 

「英雄啊、英雄啊。」

「交出你的長槍,否則阿爾斯特的恥辱將傳遍五國。」
 

第二次的要求,他再度擲出槍柄,而這次,他失去了剽悍的愛馬。
 

「...英雄啊、英雄。」

詛咒之槍無一次失準,無論御者抑或戰馬,都是阿爾斯特境內無二的王者。

然而最後一位吟遊詩人依舊如此吟唱。
 

「我們別無所求,只望您奉上手中的長槍。」
 

孤身一人的英雄不再毫無躊躇地應允,他隻手拔起了槍,濺灑了一地鮮紅,留下怒不可遏的嘯吼。

「我已沒有理由再給你們長槍!」
 

鋒利的槍尖一晃,猛地指向了詩人的喉間,光之子壓著低沉的嗓子說道。

「無論是自己的名譽,還是阿爾斯特的名譽,那代價都已付清了。」
 

「那好吧、好吧。」

手抱三弦琴的吟遊詩人笑著停下了手中的旋律。
 

「我們就將你的親族與所愛之人的恥辱,永遠傳唱。」
 

歌聲於焉響起,這第三次的要求,英雄豪爽地放聲大笑了起來。
 

「那就沒辦法了。」
 

他擲出了師父贈與的魔槍,那些過去、那些光輝,他這一生再無留戀的恆常。
 

赤紅的軌跡殘留在眼中,天邊的斜陽如鍛鐵爐中燒得通紅的鑄材,滾燙的火球墜入了地平線。

 

───────────────────────────────────────────────────────────────────────

她僅僅是望著,望著那把原屬於她的魔槍刺穿了愛徒的身軀。

比槍身還艷麗的鮮紅色頓時漫溢了出來,暈染了他的鎧甲,越是流淌就越是肆無忌憚地帶走他的溫度。
 

為什麼呢?

望著那幅光景,斯卡哈始終移不開目光。
 

飛旋天際的烏鴉哀鳴著,四周則響徹敵軍震耳欲聾的歡呼,淹沒了她的嘆息。
 

初冬的夕陽落得太早。

她未再向前一步,僅容許自己遠遠凝望著餘暉裡還見得的,他的樣貌。
 

長槍在他的側腹穿出了一個大洞,內臟垂露了出來,沾附在鎧甲衣物上的血液隨著曝露在空氣中的時間流逝,失去了光澤。

孤身一人的英雄仍仰首倚著石柱,咬緊了牙,使力撐起沉重的身軀。
 

斯卡哈並不明白是什麼使他如此執著,只是不自禁地朝那逐漸消逝的生命,不顧一切的伸出了手。
 

「庫夫林...!」

凱歌環伺且高昂的唱響,她甚至無法確信這樣單薄的吶喊能否傳達。
 

可男人的目光確實朝她的方向望了過來。

那雙自初見的瞬間開始,便令她難以忘懷,猶如燃燒的焰火般熾紅的眸。
 

啊啊...是懷抱著什麼樣的心情走向終結呢?

早已喪失死亡權利的女王如此思慮著,同時又畏懼此刻的自己,究竟是帶著怎樣的神情。
 

是否太過冷酷?失去了身為一個人應有的模樣?

該更悲痛、更哀傷的哭喊嗎?即便對那樣苦心栽培的弟子,抱持著這以上的情感。
 

你知道冥界的守門人已度過數不清的歲月,看過太多的死亡。
 

然而赤色的瞳孔,卻未能給予她答案。

愛徒的視線裡,並無她的存在。
 

守護家國的勇士僅只為了再看一眼那美麗的鄉土,直到最後一刻,都拚命地活著。

 

收起手,斯卡哈有些寂寞的笑了。

其實她也明白。
 

這兒不是她的領土,眼前映著非關影之國的未來。
 

她所見的,是遠在海洋彼岸,那片埃林大地上,名為阿爾斯特的國家與鄰國爭鬥的終末,和那守護了一切除卻自己的、英雄的最後。
 

曾經那樣年輕又魯莽的少年,終將步向的末路。
 

這就是他的命運哪。

名為庫夫林的英雄用一生所刻劃的故事的結局。
 

毫無抗拒或畏懼,坦然接受並至始至終貫徹信念,活得瀟灑的人生。

儘管如此令人惋嘆,卻無須任何人插手又或拯救。
 

直到漆黑的烏鴉落在那佇立的人影肩上,啼起枯啞的鳴叫之前,她依舊望著,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卻再不曉得該如何開口。
 

而已然消退的,是屬於她的最後一線陽光。

 

───────────────────────────────────────────────────────────────────────
 

「庫夫林。」
 

按捺著忐忑的心情,少年抬起了頭,只見師父臉上掛著難得一見的微笑。
 

「收下吧。從今天起,Gáe Bolg便是你的了。」
 

雙手接下的是斯卡哈貼身不離的武器,他握緊長槍,沉重而冰冷的金屬質感在掌中擴散。

少年難掩內心的激動,望著這柄海獸骨製成的魔槍,忍不住興奮地問道。

「真的可以嗎?師父!」
 

看著少年那雀躍的模樣,斯卡哈有些無奈地笑了起來,點了點頭。

「拿去吧。就算沒了Gáe Bolg,手邊總還有代用的。再說了...」
 

作為你命中注定得到的武器,沒有什麼好猶豫的。
 

即便她已預見了太過殘酷的將來,卻怎能捨去英雄譚中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一段佳話?
 

「你已向我證明了自己足夠資格擁有它。」
 

出乎意料地,一向狂妄的少年並未以自豪的語氣展示自己的勝利,而是回頭望了眼身後一同經歷了刻苦修練的同窗後,回過身深吸了口氣,打直了身子,朝著具足了無上武藝的女戰士深深一鞠躬,大聲地喊道。

 

「謝謝師父—!」
 

斯卡哈不再說什麼,只是那美麗的容顏又添上一抹欣慰的笑意。
 

望著師父稱許的笑容,他則顯得有些靦腆地笑了。

 

「庫夫林!好小子!居然真的贏了啊!!」

那些早早在比試中敗下陣來的夥伴鬧哄哄的湊了過來,或是勾肩,狠狠拍著他的背表示讚賞,或是揉亂他那頭蒼色的髮,打鬧了起來。
 

「哈、真沒想到啊,最後居然會敗在你的手下。」

在決鬥之際以毫釐之差飲恨的摯友亦伸出了手,略帶遺憾卻仍舊爽快地給予祝賀。

「恭喜你了,阿爾斯特的獵犬。」
 

「喔、謝啦!費迪亞德。」

少年回握了義兄的右手,想起方才那場令人熱血沸騰的對決,感嘆著也許世上再無第二個,像義兄一般與他勢均力敵的對手。
 

然而得到斯卡哈贈予武器仍是自己,這可是不爭的事實。
 

「這下你可不能再把我當成小弟使喚了吧?」

湊近了對方,魔槍的新主人咧嘴一笑。
 

「啊啊、當然...」

費迪亞德亦面露笑容地回道,握著他手掌的右手隨即加重了力道,一把將他拽了過來。

「...不可能啊、臭小子!少得意忘形了!你這年紀想翻身還早的咧,乖乖當個侍童吧!」
 

只見直到剛才為止還一臉得意的少年踉蹌得跌坐在地,費迪亞德一手挾著他的脖子,另一隻手攢著拳頭便往他腦門鑽,疼得他齜牙裂嘴牽動了臉上的傷。
「喔喔痛痛痛!傷口會裂開啦!」

 

「真是...」

又好氣又好笑的,斯卡哈無奈地搖搖頭,回身便不再理會背後那群吵雜的弟子。
 

漸行漸遠的笑鬧聲隨風揚散,影之國自從他來到後確實熱鬧了不少,女王聽著飄揚在風聲裡的笑語,輕輕闔上眼。
 

的確…命運確實難料。
 

不過這樣也好,就讓我看看你的實力,在影之國辛勤修練的成果。

即便是遙遠的未來,也讓我為你見證生命吧。
  

你的戰績、你的功業,庫夫林之名將再次隨風吹拂過埃林的土地,橫越瑪納南的海洋,直到人間的盡頭——
我沉寂的國土。

 

 

只是,還真有些令人困擾呢。
 

 

「師父—!」

聽見少年的叫喊,斯卡哈停下腳步,回過了頭。

庫夫林高舉著紅色的魔槍,朝佇足在山崗上的女戰士揮舞著。

遠遠地,她聽不清那悠長的吶喊中究竟說了些什麼,卻明白此心已無須再費神去一一較真。
 

僅僅是作為一個人類的本心,一個女人最後的願望。
 

真傷腦筋啊...

要我再去哪找一個殺得了我的人呢?
 

徜徉過七道城牆的海風將墨紫色的長髮吹得飄逸,將那幾縷鬢髮攏至耳後,眺望著太陽之子的她笑得豁然。

 

「庫夫林哪。」
 

 

其為阿爾斯特驍勇的獵犬,其為赤枝的榮耀。
 

 

——其為影之國一閃而逝的星光。

 

 

*後記:

和上一篇突發的lancer個人篇之後,又隔了一陣子啦。
不曉得這樣時空交錯的寫法會不會讓人看得頭暈了呢?(雖然我個人真的很喜歡這樣的呈現手法啦XD

好啦,回到正題,這次想表達的主題大概有兩個。
一是庫夫林的一生,二是他與師匠的互動以及兩人對彼此的想法。

相信有玩FGO的孩子應該知道,lancer在絆4台詞說過自己人生中有四個女人:指導他槍術的師父、公主、死亡女神、敵國的女王。
而在我的理解中,這四個女人應該是在他人生中產生重要影響的人,而並非單純是指所謂的愛情關係。
槍術的師父是斯卡哈、公主是他的妻子埃默、死亡女神摩莉甘(Mórrígan)和敵國康諾特的女王梅芙。
眼尖的你也許會發現以上四者在這篇文中都有提及,雖然死亡女神是以較隱晦的方式,使用了她的化身烏鴉作為隱喻。

看過lancer的台詞後,再對照師匠的絆5台詞:如果自己真有對聖杯的願望,那她祈求聖杯能賜予她帶來死亡之人,並且希望那個親手殺死她的人,能是過去親手贈與魔槍的他(庫夫林)。
真的是覺得這兩人的關係,大概是TM官方刻意不說清楚,令人留有想像空間的一對吧。
擁有千里眼的斯卡哈,是不是在一開始見到庫夫林的瞬間就已知道了他的命運了呢?即使如此,卻還是渴望著有一天,愛徒能夠實現自己唯一的心願。
因為無論是美麗的,抑或醜陋的死亡,她已喪失了身為人,本該天生擁有的權利。
如此這般,這大概就是我寫這篇的初衷啦。本來預計是2千字左右就可以完結的,沒想到會演變成將近7000字長度...(媽媽我終於寫完了QQ

話雖如此,其實收集資料的過程本身是充滿樂趣的,當然,其實也是很辛苦啦。(想來這篇總共寫了3個月啊
由於主要是以型月的設定為基礎,因此我翻遍了所有FHA有提及庫夫林的劇情,FGO的設定集和語音,外加整本奪牛記以及英日文維基百科和眾多英文網站。
找資料時除了不斷對照英日中三種語言,確保沒有誤譯之外,還發現FHA目前網路上找得到劇情翻譯,有的根本就翻錯了啊!!(所以說做翻譯真的是重責大任,你一個不小心可能害人誤解一輩子==
總之,一邊啃資料一邊擴大構思的就是這樣的一部故事。

其中,令人開心的小發現是,黛克泰爾是首席祭司凱伯德的女兒,而凱伯德又是預言庫夫林一生的人物。
嗯...?等等、汪醬這不是你外公嗎?就在這樣的想法之下,將敘述庫夫林幼年時期的重責大任交給了德魯伊爺爺。
然後不得不說,庫夫林根本一家都是權貴啊!!
生父是達南神族的領袖光神盧烏,媽媽黛克泰爾是公主,舅舅康納爾是阿爾斯特國王,名義上的父親蘇姆泰爾是前任國王弗格斯的兄弟(對、你沒看錯,FGO裡那個酷似小剛的好色大叔曾經是阿爾斯特的國王唷!
此外,養父也一堆都是當時的名人...(不要驚訝,庫夫林不只有一個養父。光神的孩子嘛!基本上就是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有的人供他衣食、有的人教他武藝、有人教他讀書識字、有人教他教養品德這樣XD

凱爾特神話真的超有趣的,腦海中帶著型月設定去看更有趣!!
對庫夫林有興趣的各位,FGO應該是目前Fate系列出現最多與庫夫林相關英靈的遊戲了,有興趣的快去找來玩吧XD
總之,能入型月坑,喜歡上汪醬真是太好了。

最後,由衷感謝看完這篇文章以及落落長後記的你。
如果對小說內容有任何感想,或是單純想找人發廚討論汪醬的帥氣、師匠的美麗,也都歡迎在下面留言啦。
希望下次有機會再整理個汪醬去搶親的故事X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日々是好日

亞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
  • 雖然感覺喜歡汪醬的人應該不少
    但是這樣題材的作品真的很少見
    希望有機會還能繼續看到你寫下去
    非常期待(*´∀`)~♥
    真的好喜歡他的故事
  • 哇~謝謝留言!!!有人願意看其實就很開心啦!!^
    因為在喜歡汪醬的群眾裡我應該算個異類XDD(主推是槍巴)
    這篇也是某天看了FGO的設定後,突然想以師匠斯卡哈的角度去描寫庫夫林才突然挖的坑,有你的留言真的非常開心,有時間會繼續寫下去的!!

    PS.對汪醬的故事有興趣的話,我個人推薦可以找奪牛長征記來看看(台灣似乎沒有實體書,要上網找),或是楓樹林有出版一本「凱爾特神話事典」,裡面也有提到一些~

    亞音 於 2017/03/09 12: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