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感出自Fate/hollow ataraxia,Lancer的往事。

在那個神話的時代,在那個勇士的時代。

 

哀慟

長槍劃破了他的甲冑、布衣、皮膚,鑽開了一道道深長的口子。

一次又一次地,一次又一次地。

紅燦燦的鮮血流下了。

 

...直到那人再也無法掙扎、再也不會喊你一聲義弟。

────────────────────────────────────────────────────────────────────

 

握著長槍的手臂亦是傷痕滿佈。

然而此人是阿爾斯特最兇猛的獵犬,即便身軀已千瘡百孔,仍無人能敗。

 

咒詛的魔槍迸發出刺眼的紅光,下一擊便是道別的長嘆。

 

從來就沒分什麼你的命、我的命。

都是各自背負著祖國的期許。

這場灘上的決鬥,決定的是比命還沉重多的事。

 

打從分道揚鑣的那天起,就難以逃避的命運。

 

他只是感嘆。

為何上天總如此殘忍?

 

讓他所愛都要葬送在這柄長槍之下。

 
 

敵人倒下了,倒臥在鮮血和著砂石的淺灘。

 

英雄跪下了,丟下了手中的長槍。

 

義兄只是望著他,用盡最後一絲力氣,稱許的笑了。

「庫夫林...師父將Gáe Bolg贈予了最優秀的戰士...在往昔光輝燦爛的學習地,唯有你、才是吾等的榮耀...」

 

「啊啊...」

溪石銳利的稜角磨破了他的膝,庫夫林只是緊抱著摯友的軀骸。

「費迪亞德啊——!」

 

你不知道。

 

他哭得很痛很痛,彷彿世界上再無第二個人能讓他此刻哭得像個孩子。

 

你不知道我擁有的榮耀,並非這把魔槍。

而是那些無可替代的日子。

 

那些在影之國與你、與熬過艱苦訓練的同伴們哭著、笑著,再也無法共度的時光啊。

 

 

*後記:
很久很久沒發文了,一看不得了都要半年了啊哈哈。
手邊依舊同時挖了好幾個坑,緩慢的填坑,反正沒人催。
這篇純粹是有靈感時抓著寫下來的,很短,但我想這麼短也已足夠寫出我要的感覺了。
阿爾斯特的英雄一生短暫,活得精彩的同時,所愛之人卻總是命喪在自己的槍下。
真的很令人感嘆。

最近越來越喜歡去看奪牛記和阿爾斯特圈的神話,大概是因為官方沒發糧吧。
FGO什麼時候才會推跟hollow的合作活動呢QQ
結尾這邊依舊呼籲一下,歡迎喜歡汪醬或巴姐的同好來搭訕啊(我根本活在南極圈...這CP真的冷爆了ORZ
 
在這留言或plurk戳個粉都可以,雖然不會每天準時刷,但不定期都會看一下的。
感謝收看的各位~(鞠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日々是好日

亞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