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hollow ataraxia設定,巴婕特個人篇。

悲傷的夢境最終都將毫無痕跡的被遺忘。


夢蝕

 

墜落吧。

 

腦海裡的聲音這麼說道。

如此輕易、同雪花融化在掌中那般輕柔的。

 

好冷。

 

她抱緊了雙臂,在顫抖中醒來。

黑暗中什麼也沒有,沒有方向、沒有時間。

 

她不曉得自己怎麼會在這樣的地方。

漆黑的深淵如溫柔的搖籃,寧靜得讓人什麼也不記得,什麼也不需要了。



『巴婕特!』

 

男人的聲音聽來充滿了驚愕與懊悔。

 

為什麼叫著我的名字呢?

她不禁這麼想,卻怎麼也記不起那聲音的主人是什麼模樣。

 

只覺得身體好沉、好沉。

 

小睡一會兒就好。

等醒來了,說不定就想起來了。



『難道你還有所留戀?』

另一個帶著嘲諷的低沉嗓音響起,試探的問句中興許包藏著愉悅,巴婕特知道自己認得。

呼喊她的男子只是平靜地如此回答:『沒有。』

 

沒有留戀,也無須留戀。

於是她的軀體被輕輕地放下,環抱著自身的溫暖也隨之逸散。

 

趁著模糊的視線還能看見憧憬的背影,她伸出了手。

 

我還可以戰鬥。

 

失去了手肘以下的部分,流失的血液在冰冷的地板上凝結、乾涸。

 

我還可以戰鬥。

 

她吶喊著,但背棄她的身影不曾回頭。

 

為什麼?

 

為什麼離開?

你不是要和我一起奮戰,得到───嗎?

 

她的質問一次也不曾傳達,男人的背影已遠遠地消失在視界的彼方。

 

拜託,別丟下我一個人。

悲傷的她闔上了雙眼,卻流不出一滴淚水。

 

別捨棄我,Lancer。



『你就是我的Master嗎?』

手執赤紅的魔槍,一身蒼藍的從者佇立在她的身前如此問道。

 

我是。

緊握於手中那一對銀色的墜飾便是用於召喚的證明。

 

『不對。』

槍兵俯視的目光冷冷望著女人空蕩的左袖。

 

『沒有令咒,妳什麼也不是。』

 

「啊啊!」

劇烈的痛楚貫穿了左手臂,她錯愕的低下頭,看見消扁的袖口。

沒有。

手臂、手腕、手掌、手指,沒有、什麼也沒有。

 

當然也不會有令咒。

 

就連再多看她一眼都嫌浪費時間似的,槍階的英靈背過了身,沒有隻字片語。

 

「Lancer,別走。」

 

逆光下的他腳下拖著長長的影子,每踏出一步,足音就迴盪在無盡的闃黑中。

 

「Lancer!」

她的呼喊就像落地的雪,除了化為泥濘,不會有任何回音。

 

拜託你,救救我...

 

巴婕特已經看不清站在光源處等待著的人影臉上掛著的究竟是友善的微笑,還是忠於歡愉的輕蔑。

 

那是Lancer的御主。

新的御主。

 

無力挽回的她再沒有一絲氣力抵抗,只能任憑意識隨著逐漸失溫的身體溶入漆黑之中。

貪婪的野獸張大了嘴、伸出了舌,一口吞下她的所有,什麼也不留。



「唔...」

她在洋館的臥房中醒來,挑高的天花板白得刺眼,陽光穿過玻璃窗曬了進來,早已是近中午的時間。

 

巴婕特隱約記得自己做了個夢,可惜除了胸口那股莫名的痛楚,空白的腦袋沒有絲毫記憶。

 

眨了眨眼,她緩緩坐起身,疲累盤踞著四肢尚未退卻。

 

「喔、終於起來啦?Master。」

轉頭一看,裹著紅色頭巾的少年不知何時出現在一旁,瞅著一臉倦容的御主,戲謔地笑了起來。

「太陽都曬屁股了還想賴床嗎?好痛!」

還沒來得及虧完一句,褐膚少年的頭頂早已挨了一記扎實的爆栗。

 

「對御主可別太得意忘形了,Avenger。」

收起拳頭,見那張滿是黑色刺青的臉儘管吃痛,也只是稍稍不滿的噘起嘴,大喊著:「好好,是我錯了。對不起啦Master。」

 

那樣老實道歉卻又顯得敷衍的態度,她看著也不知怎麼地就消了氣。

 

「算了。」

今天的確是睡過頭了。

 

起身披上掛在衣物架上的西裝外套,對於錯過了每天例行的鍛鍊,巴婕特感到愧疚的咬緊了唇。

還不能鬆懈。

 

手背上浮現的鮮紅印記代表了參戰的權利,左手抄起放在床頭的皮革手套,她並未多加注目。

 

聖杯戰爭尚未結束。

 

無視背後的Avenger嘟囔著反對御主使用暴力云云,巴婕特走出了除了必要的家具之外毫無多餘裝飾,顯得太空蕩的房間。



『別捨棄我...』

 

浮現腦海的是夢中的囈語,然而還未能理解那悲傷的來由,殘破的音節已消散在溫柔的晨光中,沒有一絲痕跡。




*後記:
這篇算是突發的短篇,最近看了FHA的最後幾個場景的劇情,以及槍巴兩人對決的經典劇情:四枝の浅瀬。
看完後總覺得特別悲傷,算是整理自己的情緒,也算是為巴姐的劇情做個總結,從而產生了以巴婕特視點為主的個人篇。
(雖說是個人篇,但也有麻婆神父、汪醬和安利出場就是了。

本篇的背景是FHA,時間點在巴婕特被言峰欺騙喪失了左手與令咒,以及自身的從者lancer後,徘徊在虛偽的夜之聖杯戰爭無限輪迴的四天中。
寫文的時候總想著雖然可以體諒因為令咒易主而只能順從言峰命令的lancer,但還是覺得這樣對巴婕特來說實在過於殘酷。
大概是這樣的怨念驅使我寫了這篇文吧www

第一次寫到小安,由於我並沒有把FHA全玩過一遍,因此對他的印象大多是從二創和wiki獲得,如果描寫得不好,就請各位多見諒了。
畢竟槍巴是我第一個,從還沒玩過遊戲,光是看了同人本就直接掉坑的CP,雖然也想找時間來玩一遍本作,但說真的下班後的時間實在不夠我花在遊戲上啊QQ
啊、順帶一提,雖然和這篇同人沒什麼關係,但我寫這篇的BGM是米津玄師的ViVi,有興趣的可以去找來聽聽,或是配合這篇再看一次(喂

那麼,閒聊又暫告一段落了。
歡迎看完後有任何感想的朋友留言分享或討論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日々是好日

亞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