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Grand Order狂王祭品文,腦補和神話捏他居多。

 

主要描寫極度控庫夫林的碧池女王和黑汪醬的互動,可接受者歡迎下拉收看。

 

BGM:Of Monsters and Men - Human

 

以下,正文開始。



成於王座之上-女王之願與狂王降誕

 

虛無漆黑的海。

他睜開雙眼,確實是睜開了眼的,低下頭卻連自己的雙手也看不見。

無根的浮萍一般,令人暈眩的飄浮感。

 

這是哪裡,身處何方?

 

未及多想,意識轉眼已被湧現的黑泥淹沒,又或者他從開始就深陷於這片無盡的淤濁。

靈魂的光輝被拉扯、支離、分解,脈動的微光如斑駁的牆面一點、一點地剝落,最終只留下相容於漆黑的陰影。

所有晦暗的集聚被行塑、從而再造。

 

他的形體於是再度有了樣貌,湮沒於極黑後重生的軀體身披千棘的戰甲、紋身的刻印鮮明如火。

「啊啊...庫夫林。」

 

那是極其愛戀的一聲呼喚。

自此他睜開了雙眼,如初降生於世的赤子,所見的光線是如此扎眼。

然而眼前那滿足而喜形於色的容顏,卻深深烙印在熾紅的瞳中。

 

即使他尚不能理解她的笑容和喜悅所代表的意義。

 

一身純白似雪的毛皮大衣,戀愛中的少女雀躍地牽起他的雙手,粉色的長髮隨著她的步伐輕晃,拂過了他的指尖。

「庫夫林、庫夫林、庫夫林,只屬於我的王啊。你高興嗎?」

 

「我為了你許下願望,你高興嗎?」

願望...?

被喚作庫夫林的他緩緩抬起頭。

「我不需要。」

 

「我知道。你從來不需要施捨,從不需要多餘的榮光。」

微笑著鬆開了他的手,少女情不自禁的仰望,陶醉於那依舊桀驁不馴的眼光。

 

「即使如此,我還是...」

女王輕輕踮起腳尖,柔軟的指腹按上他沉默的唇,尖刺劃破了她伸長的手臂,白皙的肌膚滲出一道道腥紅,然後墜落。

「我還是、這麼的喜歡你啊。」

少女模樣的她這麼說道,泛著紅霞的臉蛋帶著一絲羞怯地笑了開來。

 

然而應自私的願望而生的狂王僅是漠視著。

 

向本就空無一物的自己,尋求什麼呢?這個女人。

 

他與那孤身一人對抗千萬大軍的英雄不同,所踩著的道路除了無盡的殺戮,不會有任何建樹。

既不為了宣示忠誠的王,也不為榮耀。

 

英雄庫夫林的人生於他,就像看了一場短暫的戲碼,留在心頭的既非遺憾、也沒有任何稱得上心願未了的餘念。

他只是以庫夫林的形貌現世,被注滿黑濁的容器。

聖杯賦予了他為王的概念,那麼即便生前從未有過如此念頭,一試也未嘗不可。

 

「喂。」

他攫起女王纖細的頸項,施加的力量足夠她感受到窒息的恐懼,那姣好的面容卻帶著癡迷的眼神,吐出嬌媚的喘息。

「怎麼了,我的王?」

他忍不住皺眉,撇開了目光。

「都替我準備好了吧?」

「呵呵、當然。軍隊、敵人、戰場,都為你準備好了啊。」

她握緊了那佈滿銳刺的手臂,當鋒利的尖端劃破自己的掌心柔嫩的肌膚時,心神不禁為之震顫。

 

啊、真棒。

 

海獸冰冷的尖棘與溫暖的血液融合的瞬間,這種交合迎歡都比不上的興奮與快感。

梅芙輕舔嘴角,微張的紅唇溢出滿足的嘆息。

 

用你那不屑的眼光多看著我一些吧。

讓我沐浴在徹骨的寒意與顫慄,畢竟除了這仇視的眼神,我從來得不到你任何的注目或讚美。

 

給我一個足夠資格與我並立的王吧。

縱使玷汙了光之御子的光芒,難道我不值得這樣一個好戰士的垂憐?

 

「只要你想,就連這整個時代都能成為你的囊中物不是嗎?」

康諾特的女王以蜜糖般甜美的聲音勾引著勇士為自己踏上征途,如此的清純嬌弱,如此惡毒而純真的女人。

 

「盡情蹂躪這片大陸吧,庫。」

她傾訴著對王的愛慕,面無表情的他卻顯得興致缺缺。

 

「那種事怎樣都好。」

厭倦地鬆開手拋下梅芙,庫夫林感到無趣的甩了甩他那條滿是倒刺的黑色尾巴,背過了身。

 

「任何阻礙我的,抹消就好。是戰爭還是蹂躪都無所謂。」

現形於掌中的血色魔槍添了幾分沉重,他凝視著海獸骨製成的長兵,選擇無視了心底的那一點虛無。

 

也許在征服了這塊土地之後,就會有答案。

狂王揚起嘴角,顯露了利牙。

 

至少,該有好一陣子不會無聊了。



「庫。」

 

他不習慣這樣親暱的稱呼,但倒也還算不上厭惡,於是冷冷問上一句。

「怎麼?」

不耐地回過頭,只見身後那楚楚可憐的身影,眼眶裡噙著淚水。

 

梅芙像個被傷透了心的女孩,揪著胸口問對方為何不再愛她一般,琥珀色的眼瞳滿是哀傷。

                                       

「你不滿意我為你安排的王座(世界)嗎?」

 

王見著忍不住嗤笑。

「眼淚就省省吧、女王。」

隨性坐上座前的階梯,狂王拄著側臉,如觀戲一般稍抬起頭。

                                                     

「我從不順妳的意,所以妳才這麼恨(愛)我不是嗎?」

 

女王於是輕輕抿起一絲微笑。

「是啊。」

 

對眼前這難以駕馭的男人,她毫無保留的回以純真的笑靨。

「我果然最喜歡你了,庫夫林。」

 

「那可真是無福消受。」

望著那天性如狼似虎,性格再惡劣也不過的女人,他咂了下嘴,無奈地聳了聳肩。

「不過,算了。」

理應狂傲的王挑起了眉,闔上單眼,如此說道。

「在妳玩膩之前,就稍微陪妳胡鬧一下吧。」

 

 



*後記:
如上篇的後記預告,如果黑汪出pick up我就發祭品文,所以就來上文啦!!
好啦,其實我已經在巴哈姆特的FGO版PO過了,這裡就當作是一個紀錄,來講講寫這篇祭品時的想法好了。

其實除了很喜歡狂王的造型外,角色的個性還有他的背景也挺讓人揪心的,特別是看完FGO第五章的劇情後更是有種難以言喻的哀傷。
因為康諾特的女王梅芙對庫夫林的執著,才讓聖杯創造出黑化的庫夫林,雖然是狂職,但和原本的汪醬擁有的狂職適性不同,性格也變得冷漠。
師父斯卡哈見到了這樣的愛徒,除了感受到他的強大外,也對他的存在本身感到悲傷。
「既是為了成為王所以征戰,卻又只會使所到之地一片荒蕪。」
黑化的庫夫林就是這樣一個矛盾的存在。


反過來看看因為一己之欲而向聖杯許願的梅芙呢?
一開始我對她的角色是沒有太大的共鳴的,只覺得就是碧池嘛...連蘑菇都公認的碧池女王。
但劇情越到後頭,越覺得其實那樣執著的女王也是相當令人同情的,這點在寫祭品文時也反映在其中。
身為想要什麼就能得到什麼的女王,只有庫夫林是她威脅利誘(喔 對了還有色誘),都無法使其投誠的戰士。
對於想要卻得不到的,一開始是恨,但在型月的設定裡這樣的恨意也與愛意相當。
這麼一想就覺得,梅芙這個角色也是很有魅力的。

再者,遊戲裡看狂王和梅芙的互動,那種一個不管什麼都庫醬庫醬的叫個不停,全心全意愛著對方的模樣卻被對方冷冷對待也的確很有趣wwww

不過可能我還是喜愛槍巴勝過這一對吧,所以梅芙對狂王的單相思在我的文中是不會有結果的。
並且從官方的劇情看來黑汪對梅芙大多是一種反正你想做什麼就去做,和我沒關係,只要有仗可以打就好了的概念。
這兩者兩極的反應確實是第五章吸引我的其中一點。

好了,廢話了這麼多,其實這篇我寫完很久了只是一直在等狂王出才PO。
就當作是之前三個月沒發文的彌補,最近應該很快又會有一篇槍巴奉上啦~
咱們下回再見囉!掰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日々是好日

亞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