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hollow ataraxia設定,聖杯戰爭開始前的槍巴日常篇。
可搭配BGM:Of Monsters and Men - Hunger一起食用。

以下,正文開始囉。

 

 

 

Hero

 

所有的宗教與神話,都是對死亡堅定而頑強的否認。---恩斯特‧卡西勒

 

書頁上模糊的字跡短暫的捉住了她的目光。

她眨了眨那雙酒紅色的眼,食指沿著那行文字,輕輕地滑過。

 

對死亡堅定而頑強的否認...

 

從舊書店買來的二手書上留有前一個主人的筆記或圈點,然而扉頁裡那一句與內容不甚相關的註解,怎麼看都令人有些困惑。

 

「哈...真不懂。」

放下打發時間用的雜書,她伸了個懶腰舒展身子,轉動僵硬的頸子,抬頭一望窗外才發現天色早已暗了下來。

 

已經這個時間了嗎...

 

闔上稍感酸澀的眼睛,還未能從那句話的思考中抽離自我,書中的情節已逐漸遠去。

 

『你相信神嗎?』

 

它對她投問了一句難解的謎題,纏繞著心緒難以離卻。

 

Creid(相信)…」

輕啓的唇以母語重複了夾雜著情緒複雜的困惑。

 

畢竟是被稱為傳承保菌者(Gods Holder)的魔術世家。

對於自神代開始便一脈相傳至今的法迦克米茲而言,與其說相信神的存在,倒不如說,神話已留存在她的血液之中。

 

保有製作光神盧烏(Lug)所使用的武器-逆光劍的秘儀、庫夫林生前所戴的盧石耳環,這個家族擁有太多太多,一直以來她以為當然存在的神秘。

 

直到得知聖杯戰爭這個極東之地所舉行的魔術儀式,她才明白生來就擁有憧憬的英雄生前配戴的聖遺物,有多麼幸運,根本是幸運得無以復加一件事。

 

能夠與那樣的英雄一起並肩作戰...不,光是能實際見上一面就已是奇蹟!

一切都是因由於聖杯才得以實現的奇蹟。

位於座的英雄得以英靈的樣貌現界,萬能的許願機在所有條件滿足之前,就已設置了堪稱奇蹟的事實。

 

巴婕特的確相信神話。

那就如同人們自古以來信仰神明,崇拜英雄,並不需要什麼去證明。

 

凡人如此,身為神話的他呢?

英靈以從者的身分依從御主的召喚,既是永恆的本身,又是轉瞬即逝的存在。

 

實在矛盾。

 

瑟縮起身子,她的手臂緊緊環抱著屈起的膝,無法克制地這麼想。

 

即便孤立無援,身受重傷也不願倒下,他將自己的身軀綑綁在石柱旁,佇立於疆土遠眺著家鄉。

 

英雄始終是孤獨的,不是嗎?

 

輝煌的詩篇背後,『英雄』也只是凡人對於遙不可及的他們,所加諸的一個區隔的冠冕。

 

人們只會以讚賞點綴,實則自私地將那一個個英雄都推向戰場。



晚風穿過了窗扉,卻彷彿捎來了冷意還不夠似地調皮的吹開書頁,停留在故事的終章。

黑白的插圖印刷對應著斗大的標題寫著:庫夫林之死。

 

這場奪牛戰役已趨尾聲,阿爾斯特的士兵們自馬恰的詛咒中恢復,然而光之御子已耗盡了氣力,與康諾特招來的勇士最後的對決,他敗於梅芙的陷害。

死亡女神化為漆黑的渡鴉,停在那已無力支持自身的軀體,在他的肩上發出嘆息。

 

愚蠢、愚蠢,你應接受我的追求。看吧、滿身瘡痍,開腸破肚的殘軀,連鮮血都已流盡。

 

阿爾斯特的英雄啊。

女神深深喟嘆。

 

好似英雄都該有個悲劇的結局襯托。

巴婕特以手背遮蔽了雙眼。

 

只有他的故事,再怎麼熟讀千遍也如此令人悵惋。



「在看什麼啊?」

「咦?」

她聞聲,驀地抬起頭,思緒已被那襲藍色的身影給突兀地截斷。


「Lancer...」

 

「哦、愛爾蘭神話?怎麼,是在複習我的英勇事蹟嗎?」
蒼色的從者開玩笑地拿起桌上的舊書,隨興地翻了幾頁。

 

「只是打發時間而已。」

她的臉頰輕抵在膝上,別過頭,有些埋怨的嘟囔著。

「今天的偵查已經結束了嗎?」

 

「是啊、大致和昨天差不多,Caster那邊也沒什麼大動作。」

他倚著沙發的靠背隨口回道,饒富興致地翻看起書中的內容。

 

「是嗎。」

 

至此兩人的談話便告了個段落,無交談的客廳只有從者翻看書本時發出的,細微的沙沙聲響。

 

她悄悄抬眼,打量著對方閱讀時專注的模樣,竟看得入神。

 

對比她記憶中英雄庫夫林的印象,總覺得那雙手比起拿書,應該更適合執槍。然而,這時的他看來卻沒有一點違和。

 

正當巴婕特這麼想著的當下,lancer大概是看到了什麼有趣的部分,嘴角劃過一抹輕淺的笑。

 

原來光之御子,也有這樣的表情。

她不由得這麼想。

 

即便事實上,在神話中光之御子的稱呼總是與他在戰場上狂化變形的事蹟相當,但或許,此時沉穩的面容才更適合他光神之子的名號吧。

 

絲毫沒發現御主的目光停留在他身上良久,lancer只是一頁又一頁,翻過了記載著戰爭的殘酷,已逝的戰士們光榮的詩句。

 

「吶、巴婕特。」

「嗯?」

 

他朝著御主揮了揮手中的書,像個發現新奇的玩意而笑得開懷的孩子。

「這寫得挺有趣的嘛。」

 

她忍不住輕笑。

「只是神話而已。」

 

「啊、對了,特別是描寫我變形的這段,從額頭上會射出光線啦、有七個瞳孔啦,怎麼說也太超過了吧?」

 

若是以他現在的容貌去想像那段敘述...

「的確。」

巴婕特一時掩飾不住嘴角的笑意,雙肩微微顫抖。

 

我所熟悉的,僅是書本上的你。

一直以來,我相信的僅是墨水與筆跡構成的世界,很久很久以前,那個人與妖精、神明共存的地方。

你曾生活的那個時代,我熟悉得無以復加,卻又陌生得像是未曾有過一點痕跡的幻想。

說到底,神話裡的你...

 

「...你相信嗎?」
她不由得脫口而出,只見對方望著自己,一副不解的神情。
「什麼?」

「啊、不是,那個...沒什麼要緊的。」

「妳的表情看起來可不像在說沒什麼啊。」

他望著茫然的御主淡淡一笑。

 

「lancer,你相信神話嗎?」

 

「啊?」

「我是說,看著神話裡的自己,能夠相信這就是你嗎?」

被稱作庫夫林(庫蘭的猛犬)的男人。

「這個嘛...該怎麼說,總有點不真實的感覺吧。」

不大好意思地搔了搔頭,lancer放下了手裡的神話集。

 

「要是死後有人為你寫了傳記,還盛大的誇飾了各種功績。」

他有些無奈地聳了聳肩,頓了一會兒,瞥了眼御主認真聆聽的模樣,接著說道。

「再怎麼好大喜功的人也會覺得像是看戲吧。」

 

「可是,即便是神話...」

她將到了嘴邊的話,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你依舊是我所崇拜的英雄。

 

「即便是神話?」

 

「不,只是想到神話裡的你和現實中有些落差。」

 

「哦?我這人不管生前死後可都是始終如一啊。」

英靈得意地咧嘴笑著,對於那燦爛的笑容她只覺得臉頰一燙,為了掩飾難為情的自己,趕緊閉上眼輕咳了一聲。

 

「有待觀察。」

 

「是、是,Master這麼說的話就當作這麼回事吧。」

似乎是放棄為自己辯解,lancer不大乾脆地敷衍了幾聲,雙手背在腦後,就這麼逕自離開了客廳。

望著他離去的背影,巴婕特在心中默默地添上了一筆註記。

英雄,果然是存在於神話之中。

不過,即使與憧憬有那麼些差距,她也一定...

                   Cúchulainn

「如此相信著英雄。」


 

*後記:
隔了2個月的發文,因為工作的關係常常找不到時間寫,有時候也就是懶散所以一篇文總是斷斷續續才寫完。

好了,那麼來談談這篇的概念,其實只是很單純的想描寫巴婕特的內心意識流動,尤其著重在對Lancer的看法。
為了更了解汪醬的背景還去找奪牛記來看,目前網路上找得到的是大陸翻譯的簡中版本,有對岸的熱心粉絲一頁一頁掃描下來,真是太感謝了!
看完後只能說奪牛記裡的庫夫林一整個很...很會暴走XD
而且根本是個伸手牌,對國王要武器和戰車,對自己的車手兼好友李格更完全是一個要什麼,對方就想辦法生出來給你的相處模式。
另外因為年少出英雄,常常被敵陣的對手看不起,說他是嘴上無毛的小子就是不跟他單挑。(然後汪醬他就會先呼嚨一下敵人,然後趕緊回頭要李格拿假鬍子給他www
假如你以型月設定下的狗哥,去套用神話裡的眾多神奇劇情,看完真的是一整個笑到肚子快痛死。
比方說身為半神半人的庫夫林擁有變形的能力(特別是在戰場上暴走的時候),以下簡單翻譯一下日本維基百科的說明:
『相貌英俊的他只要一上了戰場,身體便會產生痙攣,從額頭發出光芒,下顎擴為頭那麼大,雙目之間共有七個瞳孔,一個眼球往內凹陷,一個眼球向外凸出,雙手雙腳的指頭各增為7隻,兩頰青筋浮現,頭髮如電流般倒豎化為鮮血的顏色。』

不得說我第一次看到下巴會腫得跟頭一樣大的時候,真的快笑瘋了XDD(汪醬對不起wwww
愛爾蘭神話裡對於7這個數字似乎有特別的情感吧。可能有表示高貴的意思?
因為資料太少,實在很難推測,但估計這些變身的描述也只是為了加強庫夫林在戰場上真的很強,強得不像人這樣的印象吧。
嘛、為了取材看完奪牛記後,覺得其實這樣的汪醬也是挺可愛的啦XDD  
推薦對庫夫林有興趣的各位有時間可以去看看就是了ˊˇˋ
 
好der~
本來上一篇在後記說要寫肉的,但是因為我個人卡設定的緣故,所以就這麼放置了。
所以再來預告一次。
沒意外的話,嗯,真的沒意外的話,會是以槍巴為主角,發生在架空世界的青春戀愛物語。(認真
或者如果Fate/Grand Order先出庫夫林(Alter)的限定卡池的話,我就先放祭品文出來!!!(老娘的錢包等很久了啊,庄司聽到了沒?

大家可以期待一下狂狗和碧池女王梅芙的出場啦。

最後再來呼籲一下,無論喜歡槍巴還是只喜歡其中任何一位都可以,想搭訕想閒聊都歡迎留言喔喔喔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音 的頭像
亞音

日々是好日

亞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